夏爵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活生生的稻米粉加龙蛋粉,我也不知道我什么要进那么多的坑(眼神死(̿▀̿̿Ĺ̯̿̿▀̿ ̿)̄)

【佐鸣】星空的边界线-1

为太太打call吹爆太太
太太开新文好开心啊୧(๑•̀⌄•́๑)૭
(づ ̄3 ̄)づ╭❤~
≧▽≦
≧▽≦
😊😊😊

Yukina-皇:

又名:木叶的圣杯战争


本文为在型月世界观的基础上进行的魔改后的世界,跟fate系列动画不太一样,只看过fate的同学要注意……


整体来说属于轻松甜蜜的宠妻文,没看过fate的也不会觉得很费劲(大概


以上






1.


 


木叶市。


月之眼魔术学院某教授的私人办公室内,一个金发碧眼的少年正鬼鬼祟祟的翻箱倒柜,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汗珠不停从他脸上和发间滑落,六月份的天气虽然不至于像盛夏那般炎热,但也足够让人感到烦闷。


“可恶……究竟藏到哪里了,卡卡西那个老家伙……”名为旋涡鸣人的金发少年从书架最底层搬出一个复古的黑色盒子,一边尝试着将其打开,一边自言自语道:“说什么不让我参加……这可是我唯一的机会啊……”


耳中忽然传来脚步声和谈话声,鸣人心下一惊,手中的盒子没有抱稳,咔啦一声摔到地上。


漆黑的盒盖滑开,翻倒在一边,盒中用软布包裹着的一串精致漂亮的青玉项链就这样掉了出来。


“糟糕!”鸣人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把项链捡了起来,仔细查看着有没有摔坏。


然而,就在鸣人蔚蓝的瞳孔与项链上那块纯净的玉石相对时,鸣人脑中忽然出现了许多看不清的破碎画面。那些画面一闪而过,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也似乎只有短短几秒。


总之,鸣人出现了幻觉。


这幻觉让他的动作在关键时刻停滞下来。


“卡卡西老师,圣遗物这种东西的相对性是怎样的呢?”小樱的声音越来越近,几乎已经到达门外:“只能固定召唤出一位servant吗?”


“当然不是咯,比如我之前给你们讲过的,查理曼十二骑的圣遗物,既可能召唤出十二骑中最强的servant罗兰,也可能召唤出最弱的那一位……”卡卡西掏出钥匙,边开门边继续说道:“除了圣遗物,最重要的还是魔术师与servant的相性。所以说……”


鸣人猛地回过神来,时间紧迫已经再也顾不上其他,将那串古怪的项链塞进口袋,鸣人慌不择路的从教授办公室的窗口直接跳了出去。


楼下传来一片喧哗的声音。


卡卡西打开门后皱了皱眉:“外面怎么这么吵,那帮臭小鬼还不抓紧时间去上课,在楼下瞎晃什么呢?”


说完,卡卡西迈开脚步,本想到窗边看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顺便训斥一下那些在他楼下吵闹的学生,却不想不出几步,脚下就踩到了什么硬质的东西。


“卡卡西老师,这是?”小樱惊讶的指着卡卡西的鞋底,那黑色的复古盒子看起来并不便宜。


“这……”卡卡西当然也看到了,他脸上的颜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心疼无比的捡起盒子,然后愤怒的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把我藏在书架下面的圣遗物偷走了!究竟是谁……是哪个混账小子做的!”


小樱赶忙安抚着扶卡卡西到沙发上做好,打量着教授手中的黑色盒子,奇怪道:“教授怎么知道是男生做的?”


卡卡西咬了咬牙,忍耐了一会儿后长叹口气说道:“女生不会这么粗心大意偷走东西还把赃物留在现场。”


“原来如此!”小樱拍了下手,又问道:“那现在怎么办?卡卡西老师,要去找那个小偷吗?这个圣遗物也是很贵重的东西吧?”


“当然要去找。”卡卡西说着站了起来,在屋子里烦躁的转了几圈后说道:“抱歉了小樱,今天恐怕不能给你讲解更多了,因为如果不赶紧把偷走我东西的那个家伙找到的话,恐怕会出不得了的大事。”


小樱点点头,马上自告奋勇的准备和卡卡西一起去:“为什么会出不得了的大事,那个圣遗物是很危险的东西吗?”


“圣遗物不危险,但是圣遗物召唤出的servant危险。”卡卡西示意小樱出来,然后重新把办公室的门锁好:“那位大人对整个魔术师协会来说,都是禁忌一般的存在。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将他召唤出来的魔术师无一例外都会被他杀掉。令咒虽然能强迫他做一些事,但以那位大人的性格来说,对他使用令咒,反而只会加速魔术师自身的灭亡。所以从很久以前开始,那位大人的圣遗物就统统被列入了禁区,没有人敢冒着死亡的危险去召唤他。”


“原来……如此……”小樱愣了一下,突然慌张的大叫起来:“那我们赶紧去找鸣人吧!卡卡西老师,再晚就来不及了!”


“好……不、不对!找鸣人?!你怎么知道是鸣人?”卡卡西反应过来后惊恐的扭过头看向小樱。


这个在他眼里一向是最乖最好学的好学生,现在却仿佛瞬间变了个人。


“对不起卡卡西老师!是我的错!我骗了您!”小樱知道自己在卡卡西心里的信任值肯定为零了,但事已至此顾不得那么多了,赶忙双手合十的哀求道:“鸣人想要圣遗物,又找不到其他途径入手,只好让我帮他了。他答应我用完就会还回来的,但是现在……”


小樱说完,卡卡西马上就明白了,原来小樱今天突然来找自己问关于圣杯战争的问题,就是在帮鸣人打掩护拖延时间。


这两个臭小鬼……


卡卡西真是被气笑了,不管是小樱还是鸣人,都是自己最疼爱的学生,真的下手惩罚他们他当然舍不得,何况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鸣人告诉他别用那个圣遗物召唤。


“等找到鸣人,你们两个都去给我把这学期的论文抄一百遍!”卡卡西走到自己的红色跑车旁边,打开车门示意道:“上车吧。”


“好、好的……”小樱缩了缩脖子,乖巧的说着。


“等、等等!一百遍?!”红色跑车轰鸣着开出学院的大门时,车内传来了惨绝人寰的叫声。


……


鸣人从学院跑出来的时候,夕阳的余晖落在街道上,将周边的一切都映照成了红色。


喘着粗气的鸣人左右看了看,决定坐地铁回去。


学院离他家的位置实在有很长一段距离,平时他是住在学院的宿舍的,但今天晚上的事显然不能在外面进行。


从地铁出来后,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鸣人一路小跑着回到自家有点年头的宅子里,慌手慌脚的从后院搬出一大堆魔术道具。


当皎洁的月光洒进院中,鸣人抹了抹额头的汗,然后低下头看了一眼。


“终于完成了……”地上用鲜血绘制成的圆形召唤阵在月光下呈现出诡异的气氛,鸣人却丝毫没有胆怯的迹象,反倒一脸兴奋的笑着:“这样就可以了吧。”


说完,鸣人看了一眼自己手背上的红色圣痕,深吸口气,站在召唤阵的正中央,抬起的右手上挂着那串从教授办公室偷来的青玉项链,闭上眼睛,念道:


“满盈,满盈,满盈,满盈,满盈!”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原本暗沉的召唤阵因为鸣人的咒语而渐渐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宣告:”


“汝身寄于吾下,吾命交予汝剑。”


“应圣杯之召唤。”


“若愿顺此意、从此理,则答之。”


“于此起誓。”


“吾为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者。”


“吾为传递世间一切之恶者。”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


“穿越抑止之轮,出现吧。”


“天秤的守护者哟!”


随着鸣人的咒语念完,召唤阵的四周一瞬间被黑紫色的雷电布满,强大的气流冲击着鸣人的身体,迫使他不得不倒退了几步,最后狼狈的摔倒在地。


“呜……”鸣人抬起手臂挡住眼睛,等到耳中的雷电声渐渐消退,周围的气压也逐渐变弱,才将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怀着兴奋、震惊又好奇的心情往召唤阵中央看去。


在层层雷电与雾气包裹的召唤阵正中央,已经出现了一个身影。


鸣人还来不及开口说些什么,那个身影就已经提着一把长剑慢慢向他走来。


“愚蠢又弱小的人类……问汝,汝胆敢将吾召唤至此,是已经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


黑发的servant穿着一身比古代武士还要古老许多的服饰走到了鸣人面前,那身看起来十分单薄的铠甲上布满了漆黑的火焰与雷电的纹饰,还有如同黑色勾玉一样的东西。


此时此刻,servant那双仿佛暗藏了一朵绽放的鲜红之花的黑色眼眸,正居高临下的直视着鸣人,冷漠与冷酷的气息萦绕在其周身。


“不、我……”鸣人紧张的几乎说不出话,这似乎和他预想中的召唤完全不一样。


看了看右手手背上的红色痕迹,如同日与月相交的花纹已经彻底固定下来,变成了数量仅有三枚的令咒。


“哼,又想用令咒束缚吾吗?”黑发的servant显然会错了意,冷哼一声举起手中的长剑:“那么……在那之前就让吾将汝送入地狱吧!”


银白的长剑在月光下闪出刺眼的亮光,鸣人眼睁睁看着那把剑朝着自己砍下,当即吓得大叫出声:“等等!”



评论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