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佛性混圈
出门不带耳机会死星人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佐鸣】Puppy-25(全文完结)

完结撒花(●'◡'●)ノ❤为太太打call,我心中无法斩断羁绊就是与你们在渡十年,我心中的佐鸣我的初心

Yukina-皇:

第二十四夜.终幕·仲夏夜之梦


 


在疗养院治疗好身上的伤口,两人就离开了女王的领地。


虽说已经有了接下来的打算,但也不是那么快就可以动身的,还有很多事必须做完才行。


佐助消失的这些天,水月那边也很着急,只是寻找了几次都未果后,不得不放弃了。


佐助和德莉莎的婚约也因此推后了数天。


直到……佐助带着身为吸血鬼的鸣人回到了狼人的族地。


站在花园的亭子里,佐助和德莉莎面对面的闲聊着。


“他就是你之前说过的那个人吗?”德莉莎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站在树荫下与小鸟逗趣的鸣人看上去实在太耀眼了,与他们这座充满野性和自由风格的小镇格格不入。


“没错。”佐助点点头,黑眸微微弯起,被阳光点亮的瞳孔中盛满了幸福和满足:“我们已经决定在一起了,德莉莎,谢谢你的支持。”


德莉莎闻言赶忙摆手,笑着说道:“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恭喜你能够完成心愿。”


说完,德莉莎又看了鸣人一眼,然后悄声对佐助道:“不得不说,你还挺有眼力的,他长得可真好看啊,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看着德莉莎对自己竖起的大拇指,佐助有些脸红的笑起来:“我也相信,也祝你找到喜欢的人。”


晚上的时候,佐助拉着鸣人和水月等人一起吃了顿饭。


因为知道鸣人的身份,除了水月,香磷和重吾也都浑身不自在。


倒是鸣人,被这么多狼人围着,却还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举止优雅的用着餐,似乎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水月,再过几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佐助戳了戳盘子里的小番茄,低着头说道:“去另一个大陆,很可能要过几十年才会回来。”


水月愣了一下,隔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多说什么。不过,需要帮忙的时候随时可以回来找我。”


把一块肉夹到佐助盘子里,水月瞥了鸣人一眼继续说道:“比如……又被某些人抛弃的时候。”


鸣人当然听到了水月的话,但他仍旧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动作都没有一丁点停顿,仿佛水月口中的某些人是指的他不认识的其他人一样。


“嗯。”佐助点头应着,眼角余光看向鸣人,有点想笑,又必须忍着,只好大口吃起盘子里的食物。


香磷不太明白水月话里的意思,只是问道:“去东方大陆的话……你们做好咨询和准备了吗?那边的生活习惯和这边可完全不一样,没有认识的人介绍的话,很难在那里生活下去吧?”


“这点可以放心。”佐助边吃边说道:“我们认识一个来自那座大陆的商人,可以让他带我们过去,反正他每个月都要坐船回去的。”


“那就好。”重吾也说道:“到了那边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佐助举起酒杯和重吾碰了碰。


佐助这边的事情都解决完,两人就趁着夜色赶往鸣人名下的另一处宅邸。


这里虽然比不上曾经的公爵庄园,但条件看起来也不算差。


管家山本一如既往的带着众女仆站在门口迎接两人的归来,只不过这次稍微有点不同,包括管家在内的所有佣人,在看到两人平安无事后,全都忍不住悄悄抹起了眼泪。


“老爷,少爷,欢迎你们回来。”山本仍旧礼数周全,一边将两人迎进宅邸,一边安排着佣人去准备夜宵和沐浴。


“少爷,能再见到你实在太好了。”劳拉在帮佐助换衣服的时候,忍不住哽咽的说着。


佐助则笑着叹了口气,然后转过身轻轻抱了抱劳拉。


泡完澡浑身都很放松的佐助,回到卧室时就看到鸣人已经坐在床上等着自己了。


“这副表情坐在这里等我,是说今晚可以做吗?”佐助走过去将鸣人按倒在床上,亲吻着他的耳垂和脖子,低声叫着:“亲爱的爸爸……”


鸣人呻吟了一声,忽然翻了个身把佐助按在了下面,然后握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微微勾起嘴角说道:“今晚我还有些事要去做,不过在那之前……可以免费为你服务一次。”


在佐助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鸣人就扯下了佐助的裤子,然后握住那还没有完全挺立起来的可爱的小东西,一口含进了嘴里。


一小时后……


看着床上一脸乖巧已经睡着的佐助,鸣人弯下腰亲了亲他的脸,又摸了摸那柔软的黑发,这才松了口气,安心的开始穿衣服。


他的确还有事必须去做。


不止是女王的要求,也是他与团藏之间的了结。


……


刚刚换好睡衣准备入睡的团藏,这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


站在窗口观望了一阵,发现是一群不知哪里来的难民,正在和守门的士兵争执。


暗暗骂了一句,团藏满脸厌烦的关上窗户。


转过身的时候,却发现房间内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影。


“你是谁!?”团藏吓了一跳,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靠在窗边大骂道:“居然敢闯进我的卧室,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我当然知道。”黑影慢慢靠近,双眼在黑暗中逐渐发出摄人的光芒。


听到这个声音,团藏只愣了一下,就很快记起来,声音不由变得更加颤抖:“你是……旋涡鸣人?你怎么敢到这里来!就不怕我喊人来抓你吗?!”


鸣人轻笑一声,抬起的手上指甲锋利如同刀片:“你觉得……外面那种混乱的状况,只是偶然而已吗?就算你现在喊,也不会有人过来的。”


说着,鸣人长叹一声:“我本来不想杀你的,但是……我答应了某个人,要永远陪在他身边,而你……就是我完成承诺的唯一阻碍。”


几分钟后,主教的房子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


但外面争吵的声音实在太大,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


团藏的尸体被发现,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这时候鸣人和佐助正在唐的宅邸里做客,外面阴雨连绵,看不到一点晴天的迹象,这场景让坐在沙发上喝茶的佐助,控制不住的回想起了那一天。


“没问题,既然是公爵的要求,我当然会全力支持你们。”唐笑着拍了拍身边的儿子:“正好,就让浩陪你们一起回去,有他当导游,你们很快就会对我们的家乡感到熟悉。”


“那就多谢了。”鸣人点点头。


“维尔斯侯爵前几天还跟我说,非常想念公爵大人呢。”唐放下茶杯,又说道:“公爵有时间的话,也去拜访一下老朋友吧,毕竟下一次回来就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鸣人笑了笑:“放心,我当然会去看望他。”


接下来的几天,鸣人带着佐助,把该拜访的人统统拜访了一遍。


佐助也趁机和自己以前那些小伙伴做了道别。


莫里和莱尼利亚还嚷嚷着要给佐助办个送别宴,被佐助以时间不够为由推掉了。


带着一众佣人和成堆的行礼登上唐的商船时,码头上来了很多送行的人。


大多数都是听说公爵要到东方大陆发展商贸而慕名来的贵族,剩下的则是以往与鸣人交好的那些。水月香磷和重吾也来了,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三人只是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这边。


佐助有些感慨的站在甲板上向下望着,忽然对身边还在和那些贵族招手的鸣人说道:“不去和小樱他们道个别吗?”


鸣人放下手,摇了摇头:“不用。”


看着鸣人有些黯然的神色,佐助猜测他可能还对之前的事有所歉意,但既然鸣人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会强迫他。


就这样,乘载了众多商旅的船,在数分钟后渐渐离开了码头。


顺着波澜多变的海水,一点点开往另一片神秘的大陆。


……


五十年后。


夜晚有些闷热的空气里透露出了夏天的味道。


春野樱搬了一把长椅躺在院子里,已经上了年纪的她,现在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


那头花白的短发早已不复以前的樱粉,只有人还是那么精神乐观。


不知是不是年纪大了的原因,春野樱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发现面前不知何时多了两个年轻的男人。


“你们是……”春野樱惊讶的张了张嘴。


“小樱,是我,我回来了。”鸣人笑着蹲下身,轻轻抚摸着春野樱花白的头发,然后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个礼节性的吻:“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看着鸣人那张一如当年精致的面容,和那头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任何褪色的金发,春野樱一瞬间脑海里回想起了许许多多的画面。


“你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变呢。”春野樱笑了起来,年龄为她的笑声中染上了一层苍老,却并没有改变她本身:“还有旁边那个臭小子,还是那么不招人喜欢。”


“喂!我可什么都没说吧?”被点名的佐助不高兴的挑起眉,然后也学着鸣人的样子,牵起春野樱的手,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笑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小樱,这么多年过去,你依旧那么漂亮。”


春野樱开心的笑着,笑完看着两人的模样,又不禁有些羡慕:“真好啊,你们两个,现在总算能没有阻碍的在一起了吗?”


鸣人点头:“这都要多亏你的帮忙。”


鸣人的话刚说完,屋子里突然传来一个稚嫩的女声:“奶奶,院子里有什么人在吗?”


随着一阵奔跑声,一个小女孩从屋里跑了出来。


“咦?我刚刚明明听到有人说话。”小女孩四处张望着,发现院子里除了躺在长椅上的奶奶并没有其他人影。


春野樱把小女孩喊到身边,揉着她的头笑道:“并没有什么人在哦?只是奶奶刚刚做了一个梦而已。”


“一个……十分美好的梦。”


 


 


(全文完)


 


 


 


 


几十年过去依旧没什么变化的佐助和鸣人,在小樱这个普通人眼里就像一个不可思议的梦一样。


全剧到此正式杀青!


团藏:导演麻烦下次给个好人的剧本我……


鼬:为什么这次又没有我的戏份……


 


 


终于搞定了这篇文,我果然还是要犹豫下到底要不要继续写……过几天如果开新坑就是会继续写下去,如果不开……就应该是不会再写了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