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佛性混圈
出门不带耳机会死星人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雷安】心瘾

水星:

(一)


 


现pa


富二代少爷雷,医生安。


 


****************************


 


      “你再说一遍?”


 


      “我觉得分手比较合适。”


 


      雷狮一脚踹碎了两人中间的茶几玻璃。飞溅的玻璃碴子崩到安迷修脸上,登时一道血痕。


 


      “再说一遍。”雷狮一条腿架在断了一半的茶几支柱上,凑到安迷修面前。


 


      “分手吧。”安迷修岿然不动,眼观鼻鼻观心,丝毫没受面前这人可怕的低气压影响。


 


      “行。”雷狮深吸一口气,突然爽快地应声。安迷修有点难以置信地抬眼瞥他,却看见雷狮死死盯着他,满脸凶恶。“分手可以。你杀了我。”


 


      “我早就想说了。雷狮,”安迷修深呼吸,“你别闹了。”


 


      “闹?”雷狮目光锋利得很,匕首一样抵在安迷修脸上。“你说谁闹?最开始是谁撩的谁?现在说要分手的又是谁?”


 


      “你醒醒吧。大家都是成年人。”安迷修不为所动,手放在雷狮肩膀上把他推开。“我们俩在一起合不合适,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安主任。我这么不懂事,您教教我吧。”雷狮拧着眉毛,冷笑道,“我觉得我们两个合适着呢。”


 


      “你太任性了。”


 


      “大爷我就是这种人。”雷狮再次逼近,一手捏住安迷修的下颌,强迫他抬起目光来直视自己,“您早就知道了吧,最开始您怎么就想不开偏来招我?招惹完了提裤子要走,耍我?”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安迷修再好的脾气,终究也有些不耐烦,“所以说你别闹了。多大的人了,成熟点行不行。”


 


      “老子他妈最烦你这一套!”雷狮凑得更近,鼻尖几乎抵在一起,握着他下颌的手像要把人捏碎。“就你成熟,就你稳重,就你拿得起放得下!”


 


      安迷修皱眉,似乎被捏痛了。“松手。”


 


      “我就不!”


 


      “正好你也看不惯我,我也忍不了你,何苦还耗在一起?所以分手吧,你不是最讨厌束缚吗?以后你还是天高海阔……”


 


      “我说了,分手可以,你杀了我!”雷狮低吼。


 


      “松手!”安迷修后退,用了力气推他。


 


         雷狮几乎踩在他腿上,稳稳当当压着安迷修,根本推不开。


 


         “……雷狮。”安迷修突然不挣扎了,冷静地看着他,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怎……唔!”雷狮腹部猝不及防地狠狠遭了一拳,吃痛地闷哼一声,捂着肚子退了一步。


 


      安迷修从沙发上站起来,揉了揉手腕。刚刚的一拳距离过短,全靠寸劲。雷狮被他打得够疼,他自己手腕也是足足受了一下,大概等会儿就要肿起来。


 


    “安迷修……你行。”


 


    “雷少爷过奖。”安迷修站直身子,俯视着蹲在地上的雷狮,“我走了,不用送。后会无期。”


 


 


 


 


 


 


      “拜托了大佬,您可是我们科第一把刀,这么一伤多少天不能上手术台啊。”新来的实习生金看见他们科顶梁柱带了伤回岗,一边帮忙做紧急处理一边仗着导师脾气好没大没小地埋怨着,末了才想起来问一句,“怎么伤的啊?”


 


      “打沙包打的。”安迷修开玩笑的语气。


 


      “……您可真牛啊!”好歹大家都是上过学的,这话到底是真是假,神经就算粗得跟金似的也该察觉了。但是安迷修不说就是不想说,于是金就坡下驴,吐吐舌头就该干嘛干嘛去了。


 


      “大佬,不请个假歇两天么。”妇产科的凯莉往安迷修桌子上一趴,学着金的语气问道。这姑娘特别喜欢调戏金,总往他们心外科跑,一来二去跟这几个人都混了个脸熟。她的交际圈简直是个谜,什么人都多少认识一点,连雷狮都在这个范围以内,甚至安迷修和雷狮好上了这档子事儿她也知道个七七八八。不过虽然话是这么说,要是真好信儿去问凯莉是否认识某某,她一准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跟你说不认识。


 


      “不歇啦。轻伤不下火线,手伤了总还能看图说话吧。”安迷修用另一只手点了点桌上摊开的两张CT。


 


      “是是是,您是双剑安大佬,右手废了左手顶上。”凯莉撑着下巴,一脸堆出来的崇拜,看上去特别假。


 


      安迷修在心外的外号就是“双剑”。他小时候是个左撇子,爸妈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偏要给扳回来,天天逼他用右手写字画画。一来二去天才儿童安迷修竟然生生练就了两手抓两手都很硬的手上功夫,毛笔书画换着手写不带怯场的。二院联欢晚会的时候全院上下直播左手书法右手国画,泼墨丹青全都是他手笔下的江山。再加上一张一表人才的脸,连挑剔的老院长都捻着不剩几根的头发,笑眯眯地说,江山代有才人出,小青年不错……发型要是再修整修整就更好了。


 


      要是只有前两句,安迷修得是全院单身女性的目标。可是偏偏加上最后一句,安迷修就变成了全院单身女性之间的梗。另外这人一向喜欢直男作派的尬撩,大家互相开玩笑就总“愁嫁啊?去找安主任去。”安迷修自嘲过自己大概就是这个命——谁都挺喜欢他,可是一直到后来他遇见雷狮,还是堂堂正正一条单身狗。


 


       “做手术当然得两只手啊。这段时间我操刀是不敢了,小姐姐您就别拿我寻开心了。”安迷修当然知道凯莉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鬼灵精的丫头什么事都门儿清。秉持着不与女性为难的骑士精神,安迷修告饶的态度十分诚恳。“我正好也趁这段时间冷静冷静吧。”


 


 


-TBC-



评论

热度(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