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佛性混圈
出门不带耳机会死星人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佐鸣】Puppy-22

爱你(●'◡'●)ノ❤吹爆太太

Yukina-皇:

第二十一夜.那个据点·行动


 


“鸣人……快死了?!”佐助愣了一下,随后很快反应过来,顾不得脸上被小樱揍了一拳的疼痛,紧张又急切的问道:“为什么快死了!说清楚!”


小樱咬了下嘴唇,扯住佐助的领子一边拖着他往外走,一边低声道:“总之先跟我走,路上会告诉你一切。”


佐助虽然很想马上知道鸣人的情况,但看到小樱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于是也闭上了嘴,安静的跟着小樱来到鸣人的公寓外面。


两人穿过寂静的小巷,来到路口,看到街道边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小樱带着佐助走过去,马车上看起来等候已久的车夫掀起帽子瞟了佐助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好,我是鹿丸,希望这次合作愉快。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宇智波先生。”


佐助点点头,实际上他并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他看得出不论是小樱还是这个第一次见面的鹿丸,都应该是以前和鸣人熟识的人。


“别说废话了,既然已经有佐助帮忙,那我们就赶快按照计划行动。”小樱将佐助推上车,又和鹿丸交待了几句,自己也上了车。


一切准备妥当后,马车开始平稳的向城外行驶。


“现在你该告诉我了,鸣人到底出什么事了?”佐助坐在小樱对面,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


“当然,如果不让你知道事情的真相,你也无法帮助我们。”小樱叹了口气,神色略显不安的说道:“其实这件事……说到底都是我的错。”


“是我无意中泄露了鸣人的行踪。”小樱闭了闭眼,认命的说道:“在这件事结束后,我允许你对我进行报复,就算要杀了我也可以,因为的确是我害了鸣人。”


闻言,佐助下意识攥紧了拳,深吸口气说道:“说重点。”


小樱:“教会一直在追查鸣人的下落,这点你应该知道。我一直以为教会对我们几个是放心的,虽然每次都有注意不被人跟踪,却还是没想到,教会其实每天都有换不同的人跟踪我们。我是接触鸣人最多的人,自然也就慢慢被发现了。教会的间谍在经过反复确认鸣人就在这里躲藏后,与高层商量并谋划了计策,利用任务将我们第七小队的成员全部引到其他地区,再伪装成我的样子前来欺骗鸣人……”


“鸣人相信了?”佐助不可置信的说道:“他才不是这么天真的家伙。”


小樱摇摇头:“鸣人当然很快就发现了不对,但那帮家伙眼看无法欺骗他,为了不让他逃走,便对他说第七小队的成员都被监禁了,倘若他不跟他们回去,就会把所有人绑上十字架进行处刑。而当时的我们都在外地,鸣人无法感知到我们的存在,就不得不相信他们说的话是真的……”


听到小樱的话,看到对方黯然的神色,佐助的心底猛然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他不知道自己这股怒火是对谁而发,只能咬牙冷声道:“他不应该这么心软的,他从来不是这么仁慈的家伙!为了救你们而把自己陷入不利之地?哈,他才没这么傻!”


“的确……”小樱点点头:“如果是以前,我也不相信会发生这种事……但是……鸣人确实这么做了。佐助……”


小樱说着抬起头,用悲哀的目光看着佐助,用怜悯的语气对他说道:“他已经改变了太多,和以前的你所熟知的那个他相比……难道你还不明白,他到底是为什么,为了谁而改变的吗?”


佐助低下头,似是不愿意面对小樱口中的真相:“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是他先抛弃我的。”


长叹口气,小樱继续说道:“我并不是指责你,也不是在为鸣人说话,虽然我已经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你们很久了……佐助,希望这次救出鸣人以后,你可以带着他离开这里。以前他自己或许没有察觉,但现在的他的确是爱着你的。人这种生物,一旦心里有了爱,就会变得仁慈……吸血鬼大概也是如此。”


“带他离开?”佐助漆黑的双眸中出现了一丝茫然:“你确定……那是他想要的吗?”


“是不是他想要的我当然无法确定。”小樱摇头:“但只要有你在,怎么样都可以,不是吗?”


……


鸣人被关押的地方,并不是教会旗下的某一座教堂内。


而是深山中非常隐蔽的一处监狱。


这个地方,就算是普通的教会成员,都有可能完全不知道。


因为这里关押的,一般都是那些罪大恶极又极其难处理的危险角色。


“但鸣人的罪行完全没有达到罪大恶极这个等级。”小樱气愤的说道:“教会上层根本就是在发泄私人恩怨,他们是故意的,想要把鸣人置于死地。如果不是因为吸血鬼很难轻易死亡,鸣人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马车被停在距离监狱有段距离的隐秘地点。


下了车,小樱和鹿丸就带着佐助进入一个临时据点,等在那里的都是鸣人以前的小队成员。


“你看到了,我们早就做好准备要去救他了。”小樱在介绍完小队的所有成员后,对佐助说道:“之所以还没有行动的原因,就是我们的战斗力实在不足。”


鹿丸走上前将厚重的帆布下掩藏的各种武器展现给佐助看:“计划已经布置好了,但监狱里有比我们要厉害很多的高级神父和修女看守,就算我们有计谋的去一一剿灭他们,也总有几个地方是没有成功率的。所以才会把你找来,狼人……更别说是合金战狼,有了这个等级的战斗力,我们才能有一半以上的几率确保能把鸣人救出。”


看到那些价格不菲的武器和炸弹,以及旁边几名队员脸上的坚定神色,佐助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不要浪费时间了,作战计划呢?”


比起小樱等人的急切,佐助反倒显得出奇的冷静。


这当然不是说他就不想救鸣人。


实际上,现在最想赶快把鸣人救出来的,就是佐助自己了。


但佐助知道,现在的他,着急和慌乱才是最应该避免的。


因为这里不管是敌人还是友军,除了他都是人类。


只有他是狼人。


只有他是异类。


佐助想,他没办法完全把后背和信任交给这帮所谓的鸣人曾经的队员。


所以才更要冷静和沉着。


倘若连他都出事了,那就真的没人能救鸣人了。


……


在佐助等人为行动做准备的时候,监狱深处的某间牢房内,鸣人正闭着眼睛微微的喘息着。


他的双手都被绑在身后的十字架上,跪在地上的双腿也用银制的锁链拴着,锁骨上穿着链子的地方连血都流不出来了。


虚弱已经无法形容现在的鸣人,浑身上下接触银的地方都已烧的面目全非,伤处深可见骨。


正如小樱所说,鸣人就快死了。


身体的自动修复能力每况愈下,被银扼制的快要失去作用。


再这样下去,当身体的自动修复赶不上伤口的恶化速度时,鸣人就会步入死亡。


吸血鬼也并不是万能的。


鸣人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落入这样的境地。


说到底,他究竟是为什么会在听到小樱等人被监禁的消息后,就自动束手就擒呢。


这根本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


鸣人想,自己明明一直以来都是只坚持正义,不相信仁慈的。而那些所谓的正义,也只不过是他闲暇时打发无聊的工具罢了。


作为一只吸血鬼,鸣人很明确自己有多自私。


但正是这样的他,终究还是落入了人类的圈套。


身体已经快要坏掉了,各个地方都在叫嚣着剧痛,甚至就连每一次的呼吸都让鸣人感到无比难过。


果然……这次真的要死掉了吧……


如果那时候……如果听到那些人说小樱等人被抓住的时候……自己的脑海里没有回想起被自己抛弃露出失望表情的佐助……或许他就不会被关在这种地方捆在十字架上。


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没错……那个时候,鸣人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佐助。


被自己抛弃后,失望,哭泣,并且想要报复他的佐助。


在佐助亲口对他说已经准备结婚的时候,鸣人明确的感觉到,自己的确是被佐助讨厌了。


不想被佐助讨厌。


鸣人想,他已经抛弃过太多人太多事,只有佐助是唯一让他感到后悔的存在。


和佐助在一起,被佐助触碰的时候,会让他感到开心和愉悦。同样的,被佐助讨厌或者拒绝,也会让他感到伤心和落寞。


所以在那个时候他犹豫了,下意识的不想继续做一个会被佐助讨厌的冷酷角色。也下意识的想到如果自己逃走,那跟随了他多年的第七小队的成员们,是否也会和佐助一样露出失望的表情。


却没想到,这一次的犹豫之后,等待他的就是万劫不复。


“唔……”身上的剧痛再次发作,鸣人的身体颤抖着。


耳中传来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的声响,鸣人勉强睁开眼睛,晃动又模糊的视线里,逐渐出现了几个人影。



评论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