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佛性混圈
出门不带耳机会死星人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佐鸣】Puppy-5

Yukina-皇:

第五夜.那枚戒指·古怪


 


鸣人游艇上的单人客房,由于总体空间限制,都是非常直观的且不算很大,以至于两人一进去,就看到了房间四面墙壁上用红色液体描画的诡异图腾。


那个叫昆布的老头,则浑身鲜血淋漓的躺在地上,流出的血已经和他身下的图腾混在一起,死状极为骇人。


而造成这一状况的罪魁祸首,正用手背擦拭自己嘴角的血迹,双目赤红的瞪着刚刚进来的鸣人和小樱。


“吸血鬼……”鸣人皱了皱眉,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银剑,却没有急于行动。


因为吸血鬼周围还有包括佐助在内的几个孩子,鸣人生怕这只吸血鬼会对他们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小樱却是不怕的,也根本没有思考过这些,在她眼里,抓捕吸血鬼是最为优先的当务之急,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碍她实施计划。


于是握着枪的手毫不犹豫的抬起,刚要扣下扳机,就被鸣人握住了枪口。


“别开枪。”鸣人皱着眉沉声道:“枪声太明显了,会被其他人听见,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小樱诧异的看向鸣人,这才想到以鸣人的身份,在正在开宴会的游艇上出现枪响,会被别人质疑。


那吸血鬼也是听到鸣人的话后才反应过来,恶狠狠的瞪向小樱,并开始戒备起小樱手里的枪。同时飞快的看了鸣人一眼,嘴角翘起嘲讽的笑容,用普通人听不懂的某种语言低哑的说道:“同类。”


鸣人皱着眉,没有说话。


小樱一脸茫然,左右看了看然后说道:“快点解决他,鸣人。”


鸣人点点头,正要动作,那吸血鬼就忽然转过身,撞破客房窗户的玻璃,直接跳入了外面的河水中。


鸣人紧追几步来到窗边,将窗框拉开到最大,然后探出上身向下看,隐约看到河中有个黑色的影子正在试图往岸上游。


回想起刚刚那吸血鬼说过的唯一一句话,鸣人啧了一声,抬起手将银剑的剑尖对准那个黑影,又快又准的向下掷去。


银剑毫无疑问的命中了那只吸血鬼,河面上渐渐荡漾开一片血迹,黑色的身影也逐渐下沉落入河底。


想着那吸血鬼被自己刺中上半身,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必死无疑,鸣人便没有再继续深追,而是放下窗户将窗帘拉好,对佐助说道:“佐助,带他们几个出去。”


佐助从鸣人进来之后,就一直处于惊恐和迷茫的状态。


这时候听到鸣人喊自己,才恍然回神,急忙点头道:“知道了父亲。”


等佐助带着其他几个孩子离开,鸣人便走到昆布的尸体旁,用戴了手套的手去翻动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直觉告诉他,这个昆布和那只吸血鬼看起来都不正常。


很快,鸣人就发现,昆布的尸体和维尔斯庄园里死去的那几个佣人的尸体,伤口几乎一模一样。吸血鬼虽然喜欢人类的鲜血,但一般不会做到把人开膛破肚的地步,除非是发狂的吸血鬼。


再联想到那天离开维尔斯的农场时,那个一直躲在阴暗角落里偷窥自己的瘦弱男人,鸣人心里隐隐有了些不好的猜测。


这个猜测在他找到昆布手上的紫色戒指时,就更加确定了。


那枚戒指果然非同一般,之前看到时是完整的如同普通的宝石戒指一样,现在上面的紫色宝石却整个掀了起来,露出下面指甲大小的空间,依稀可见里面还残留着一些灰色的粉末。


鸣人把戒指拿了下来,仔细观察了几秒,注意到紫色宝石内雕刻着与昆布身下的图腾一样的图案。


没有把戒指的事情告诉小樱,而是收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鸣人回过身,对小樱说道:“先出去吧,我会叫人把这个房间锁起来,等到晚宴结束,你再带教会的人过来。”


小樱点点头:“没有其他发现吗?”


鸣人指了指墙上诡异的图腾:“大概是哪个邪教组织的成员,最好仔细查一下。”


小樱:“明白了,那我就先去房间里休息,等船停了再回去报告。”


鸣人和小樱在房间里查看的时候,佐助已经将那些小孩带回了大厅。


颇有点小聪明的他,还不忘装出可怜的模样,对孩子们说道:“希望大家能将今天的事保密,否则父亲会骂我的。”


几个小孩看到佐助露出无助可怜的表情,当即点头道:“放心,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之前和佐助跳过舞的小女孩更是走过来拉住佐助的手,笑道:“下次跳舞记得再邀请我啊~”


……


佐助安抚完,就又跑回了客房区,在走廊上碰到了正好走出来的鸣人和小樱。


鸣人也没想到佐助还会跑回来,在愣了一下后,走过去将佐助抱起,低声问道:“吓到了吗?”


佐助软软小小的身体坐在鸣人手臂上,靠在父亲坚实温暖的怀里,大眼睛看了旁边的小樱一眼后,转回来抱着鸣人的脸蹭了蹭:“没吓到,我让他们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了。”


鸣人赞赏的摸了摸佐助的头,嘴角控制不住的扬起笑意,看着佐助的眼神也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温柔。


小樱自然一眼就看出鸣人对这个小孩的不同,不禁诧异道:“鸣人,这个孩子……是你的私生子?”


鸣人注意到小樱还在,微笑着摇头道:“是我收养的,叫佐助。”


难怪难怪……刚才那么生气就是因为这个孩子啊……小樱暗暗想着,手上学着鸣人的动作去摸佐助的脸,被佐助皱着鼻子躲了过去。


“哦豁,不讨喜的小孩。”小樱收回手,叉着腰说道。


之后的行程都非常顺利,顺着河道游览了一圈回到起点,一众贵族们就在互相客套的告别声中渐渐散去了。


游艇停靠在岸边,等所有人都走光,小樱也带着教会的人过来查看事发地点了,顺便将那具快要辨不清面目的尸体带走。


鸣人自然是不会去管后续的事情的。


带着佐助回到自己的宅邸,管家山本马上就过来告知他们,摄影师已经等候许久,要为两人拍亲子照。


“原本这个亲子相册应该是在小少爷一岁的时候就开始做,不过现在也不算晚。”管家走在前面,边带路边为父子二人说明。


“鸣人,亲子相册是什么?”佐助奶声奶气的问着,手里拿着一块维尔斯刚刚派人送来的树莓蛋糕。


那蛋糕用精致的锡纸包裹着,又软又香,入口即化,可惜佐助还太小,没办法很好的将锡纸拨开,弄的手上和衣领上都是蛋糕的碎屑。


鸣人用自己的手帕轻轻给佐助擦拭,低笑着回答道:“就是将拍好的照片保存起来的册子,等你长大以后翻看这些相册,就知道你小时候做过什么蠢事了。”


佐助哼唧一声,伸出小舌头舔了舔蛋糕上的奶油,又张开嘴一口咬下,含糊的说道:“我才没做过蠢事呢。”


在摄影师的提示下,两人站在书房的书架旁照了几张,又坐在沙发上照了几张,最后鸣人抱着佐助,在拉开窗帘的窗边照了最后一张。


照相的时候鸣人一直都保持着平静又不失温和的表情,佐助则是一直很兴奋的展现着自己最自豪的笑容。


因为两人的容貌都很出众,即使发色瞳色和长相完全不一样,看起来也异常的和谐好看。


“晚上的光线不太好,不过既然是公爵大人的要求,我就尽量完成这个任务。”摄影师在离开的时候将帽子按在胸口微微躬身行了个礼:“大约一星期后我会派人将洗好的照片送过来。”


管家去送摄影师的时候,鸣人就带着佐助去洗澡了。


和以往自己一个人洗澡不同,现在有了佐助,鸣人待在浴池中的时间也不由自主的变长了。


他让仆人拿了几个洗澡时专用的儿童玩具过来,和佐助一同进入浴池。


鸣人坐着,佐助就只能站着,水位的原因,鸣人生怕佐助会呛到水,还必须时刻看紧了他。


佐助在那玩玩具,鸣人就在他背后帮他洗头擦身,以前根本没做过的事,鸣人现在做起来却完全不觉得别扭。


倒不如说……看着这样的佐助在自己面前随心所欲的玩耍,让鸣人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佐助也很黏鸣人,总是在鸣人专心致志的给他擦洗身体的时候,突然转过身扑到鸣人身上,捏着手里的玩具向鸣人炫耀他刚刚发现的新玩法。


鸣人虽然无奈,又不想打断佐助的兴致,于是只能每次都亲亲佐助的额头表示赞同。


亲的多了,佐助就会学他的动作,扒着他的肩膀,脚踩在他身上,踮起脚尖想要去亲他的额头。


每当这个时候鸣人就会被佐助逗笑,托着他的小屁股让他不至于掉下去。


……


几个月后,佐助已经完全习惯了庄园的生活,也慢慢摸清了鸣人的习惯。


他知道鸣人只喜欢在夜晚出行,却至今不明白为什么,只好让自己也跟鸣人一样,尽量养成昼伏夜出的习性。


鸣人并没有纠正佐助,他自己也想和佐助多出一些时间相处。


只除了……每次月圆之夜降临的时候。


“看好他,别让他离开宅邸。”鸣人一边换上自己黑色的神父风衣,一边戴上白色的手套,对管家说道:“宅邸内的安全也交给你们了。”


管家低下头,恭恭敬敬的回道:“是的,老爷,一小时前就已经安排佣人去将各处的门窗关好了,也加派了守卫看守,小少爷的安全不会有什么问题。”


“嗯。”鸣人也没再多说什么,山本跟了他这么多年,是十分信得过的仆人。


离开自己的庄园,鸣人径直前往了维尔斯的农场。


如同以往无数次的武力调解一样,这一天的月圆之夜,不管城里还是镇上,不论穷人还是贵族,家家户户也早就门窗紧闭,只为了躲过这一天吸血鬼与狼人的战争。


但鸣人今天的目标,显然不是调解两个种族了。


他悄悄潜入农场,躲在枝叶繁密的树上,观察着农场中的一切动静。


在听到一声隐晦的尖叫后,鸣人微微挑眉,飞快的赶到现场。


站在敞开的窗沿上,鸣人抱着双臂,俯视着房间里那个总算忍不住出手的家伙,声音低哑的缓缓说道:“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评论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