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佛性混圈
出门不带耳机会死星人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佐鸣】Puppy-4

Yukina-皇:

第四夜.那场宴会·惊险


 


鸣人举办的宴会邀请的人身份也都和他差不多,一般男爵以下都不在邀请名单上。


当他带着佐助出现在宴会大厅的时候,众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到这对年轻的父子身上。


从旁边的侍者手中拿过酒杯,鸣人先是对着众人客套了一番,接着向各位贵族介绍了佐助的身份,然后轻轻拍了拍佐助的后背。


佐助会意,马上挺直背脊,绅士有礼的走向离他最近的某位伯爵之女,并伸出手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不知是否有幸请你跳一支舞?”


那位伯爵之女显然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看起来比佐助大上一两岁,却也完全没有害羞的模样,反而在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后,得到示意,便落落大方的抬起手搭上佐助的。


随着两个小巧可爱的孩子在大厅中央起舞,周围的演奏声同时响起,那些大人在观看了两个孩子幼稚可爱的舞姿后,也纷纷牵起自己舞伴的手,有说有笑的步入其中。


作为贵族,交谊舞是必会的生存技能之一,这也是为什么鸣人那么急切的要教会佐助的原因。


佐助的演出明显受到了众多贵族的赞赏,让他们对于这个年轻幼小的少爷的加入没有了芥蒂,反而更加欣赏起来。


就连那些同龄的少爷和小姐,都被佐助过于可爱出众的外表吸引了,在两人跳完舞后,就围了上来,带着佐助去周围的餐桌上拿点心,又让佐助坐在钢琴上给他们弹奏曲子。


都说狼人和吸血鬼有多么异类和可怕,但其实人类自身才是最可怕的。明明同为一个种族,却非要分出不同的阶层,每个阶层都有属于自身的圈子。每当外来的人想要加入这个圈子的时候,就要经过圈内人的审核和认同。贵族尤甚,只有被他们认可了,才是真正立足于这个圈子的开始。


鸣人深谙此道,同时也完美的利用了这一点,来帮佐助铺好脚下的路。


在看到佐助已经成功融入环境后,鸣人微微笑了下,便走到一边和其他人闲聊起来。


带着夫人来参加宴会的唐,自然也完整的观看了全部过程,并适时的加入了闲聊:“看来佐助少爷的适应力还算不错,不愧是公爵大人看中的孩子。”


鸣人点了点头,将目光移向唐身边的女人,笑道:“依我看,夫人才是今晚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穿着一身旗袍,编的整整齐齐的辫子盘在脑后,显得贵气又典雅的女人,正是唐的夫人道怡,在听到鸣人的夸赞后,温雅的笑了笑。


唐正要说话,察觉到维尔斯走了过来,便让出了一半位置,让维尔斯有机会加入他们,然后调笑道:“维尔斯老爷怎么这么晚才来?比我们今晚的主角来的还晚啊。”


维尔斯叹了口气摇头道:“别提了,还不是家里那点破事。弄得我今晚的好心情都没了。”


周围的其他人纷纷向维尔斯示意,维尔斯也一一回礼,然后才转过头看向坐在钢琴边和其他少爷小姐说笑的佐助:“看起来还不错?”


“那是当然的,毕竟是公爵之子啊。”唐哈哈笑了起来,在周围的人逐渐散开后,才无奈的说道:“我觉得佐助比我都强多了,贵族们每天聚在一起就会讨论一些无聊的话题,在我看来真是一种煎熬,不知道你们是怎么适应的。”


鸣人看了唐一眼:“所以我才叫你带着夫人来,既然加入了这个圈子,就要学会和他们交流。”


唐忙不迭的点头:“公爵大人说的有道理。”


三人正准备一起去找另一个大公爵一起讨论下南边土地的问题,就被忽然凑上来的一个老头拦住了去路。


那老头看上去不像贵族,反倒像是暴发户,一脸谄媚的笑,眼睛不停往鸣人脸上身上瞟,让鸣人不耐烦的皱起眉。


“这位……”唐看出鸣人的不耐烦,马上主动站出来问道:“在下初来乍到,认不全人,不知阁下是哪位?”


那老头嘿嘿笑了,挠着头说道:“我、我是昆布家族的当家,你们是不是在研究南边那块地?那块地原本就是我的。”


“昆布家族?”维尔斯哼了一声:“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暴发户吧,爵位也是从别人手里买的,公爵的邀请函怎么可能发给你这种人?别告诉我邀请函也是你买的。”


鸣人没说话,他皱眉打量着眼前这个明显对他有特殊意思的老头,注意到对方左手不停揉搓着右手中指上的一枚紫色戒指。那戒指看起来似乎有什么特殊之处,而且绝对不是象征爵位的家主之物。


和维尔斯明显的嫌弃不同,鸣人在观察了一阵后,反倒微笑着用他沙哑沉稳的声音说道:“不知道昆布老爷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昆布一听鸣人在对他说话,连呼吸都瞬间粗重了起来,他喘了几口气,又忽然扭捏起来,脸红的犹豫道:“公爵大人不会觉得我老土吗?我知道,我还无法完全融入这个圈子,不过,公爵大人想要的东西,我都可以帮你得到!”


昆布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想要加入鸣人的圈子,想要成为鸣人的势力之一。


但鸣人怎么可能真的和这种人有交往,他只是看了昆布一眼,便抬起手看着手腕上的表说道:“啊……我想起来了,宁次找我有点事,我先过去一下。昆布老爷请随意,放心吧,这里不会有人嫌弃你的。”


昆布根本没听出鸣人的话外音,只当鸣人真的待他亲切,不由在鸣人走后也一直盯着鸣人的背影。


鸣人刚摆脱昆布没走多远,迎面就撞上了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女人。


“不好意思,我……”鸣人正想解释,目光瞥见女人那一头粉色的短发,便马上站住不动了。


女人抬起头,朝鸣人坏笑了一下,然后拉着他来到走廊里。


“小樱?你怎么在这?你是怎么上来的?”鸣人感到不可思议,虽然小樱的确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知道他贵族身份的人之一,但按照小樱的身份,怎么也不可能到他的游艇上来。


“当然是有任务了,我的神父大人。”小樱抱着手臂叹了口气,抬起手用手指点了点鸣人胸口:“教会给你的信,你没看吧?”


鸣人点头:“没时间看,任务是什么?”


小樱:“让你协助我抓捕一只吸血鬼,它现在就在你的船上。”


“吸血鬼怎么可能在这里?”鸣人皱眉:“而且,这是游艇,不是船。”


小樱夸张的摆了摆手:“别开玩笑了,谁家的游艇跟游轮一样大,还不是你们这些有钱人造出来的畸形玩具。”


鸣人没说话,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真的在这里?”


小樱:“不然?别忘了我是怎么上来的,你的仆人检查并不严谨,邀请函很容易就能伪造出来。”


“好吧。”鸣人揉了揉太阳穴,头疼的说道:“那吸血鬼现在在哪里,要赶快把他找出来解决掉,否则在这里闹出什么事,我的面子就丢光了。”


小樱闻言拉着鸣人来到角落,然后指着刚刚才见过面的昆布说道:“就是那个人,吸血鬼是他带上来的,现在应该在他房间里。”


小樱说这句话的时候,昆布正满面笑容的拉着佐助和其他几个小孩往客房的方向走去。


鸣人见状惊恐的瞪大了双眼,脚下一动就想冲出去:“这混蛋要做什么!为什么带佐助去客房?”


小樱及时拽住了鸣人的衣袖:“先别急,这样也好,我们跟在后面,看他是不是要把吸血鬼放出来。”


鸣人回头瞪了小樱一眼,愠怒道:“等他把吸血鬼放出来就来不及了!”


看着几乎失去理智,用有损形象的方式快步追过去的鸣人,小樱诧异的捂住了嘴,然后奇怪道:“为什么这么生气,不对……谁是佐助?”


让两个仆人看住客房入口,鸣人在确认不会有外人进来后,边朝着昆布的方向追去,边匆忙换上了白色的手套。


和教会特制的神父服一样,这双手套也是特别材质的,因为不能碰银器,鸣人在执行教会任务的时候,基本都会戴上这双手套,只是手套背面的十字架,让他怎么看都很碍眼。


“你的枪没带吧?要不要用我的。”小樱追上来的时候,已经脱掉了那身碍事的白色礼服,换上了她习惯穿的白色修女服。


鸣人摇了摇头,拒绝了小樱的好意,然后随手从两边的墙上抽出一把装饰用的细剑,说道:“这些剑都是银制的。”


话音刚落,走廊尽头的某间客房里,就传出了一片孩童的尖叫声。


鸣人心下一惊,想都不想就冲了过去。


然而当两人一前一后的赶到时,站在房间门口看到的,却与他们原本想象的画面完全不同。


 


 


这里面小樱演的是好人,最强助攻,不过要很后面……

评论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