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佛性混圈
出门不带耳机会死星人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佐鸣】少年,今晚吃鸡吗?-6(完结)

Yukina-皇:

6.


 


初战就惨死毒圈的四人,没有气馁,马上开了第二把。


这次在小樱的严厉监视下,其他三人再也不敢投入演戏,老老实实在降落点附近搜集物资和装备。


鸣人运气很好,找到一把mini和一个4倍镜,于是自动自发担任起了队伍的狙击手职位。


佐助拿到一把scar和一把ak,便作为自由人给队伍殿后。


小樱喜欢近战,一把s12k一把UMP9担当突破手,宁次则是作为指挥用M416带着队伍前进。


这次毒圈刷新的位置很给力,正在他们脚下,于是四人决定守在河边的桥附近埋伏跑圈的人。


躲在一片草丛里的佐助看到河里有船,突发奇想的又想玩点花样。


这时候毒圈还没有开始缩,附近基本没人经过。


佐助便跳进河里,将那条船开到了岸上,然后将另外三人喊过来说道:“我们把这艘船弄到桥上吧。”


鸣人满脸黑线的看着佐助跃跃欲试的表情,无奈道:“你又想做什么?”


宁次托着下巴疑惑不解:“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把船弄到桥上呢?这游戏没有搬运重物的功能。”


佐助得意的笑了笑,指着不远处的一辆吉普说道:“用车啊,用车把船顶到桥中心就可以了。”


于是四人便开始行动起来。


小樱和鸣人去别处找车来帮忙,宁次和佐助开着现有的那辆吉普顶着船一点点往大路上蹭。


但是一辆车的力量有限,推动船的速度非常慢,声音也很大,如果这时候有其他队伍过来,他们就要遭殃了。


好在小樱和鸣人很快又找了一辆车过来,两辆车分别从左右两个方向推动这艘船,不用多久就将那艘悲惨的船推到了桥上。


船的位置稳定后,佐助马上下了车,拿出自己的炸弹对其他人说道:“你们离远点,把车开走,我要把船翻过去。”


这时候宁次已经有点明白佐助的意思了,马上换到驾驶位把吉普开走了,鸣人和小樱虽然还有点懵懂,却也按照佐助说的开始行动。


等三人把车开远再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佐助已经将那艘船翻了过来,像个小型堡垒一样盖在地上。


佐助连忙招呼三人:“我们躲进船里,这样别人发现不了。”


被佐助的脑洞震惊,小樱和鸣人在稍微消化了一会儿后,跟着佐助和宁次钻进了船底。


果然像佐助说的那样,在毒圈不断缩小的过程中,有起码五六个队伍从他们旁边经过,但是都没有发现这艘船的异样,最多也就是感叹下是谁这么无聊把船从水里弄到了岸上,完全不会猜到有人躲在下面。


碰到看起来装备就一般,实力也不算很强的队伍,四人就会在对方走远一点后,突然从船里钻出来,在背后偷袭。


把敌人灭队后,拿走他们身上的装备和物资,就又躲回船里,继续等下一波人。


也是运气比较好,天命圈一直刷在他们脚下,连跑圈都不用的四人就躲在船底偷笑,看着外面打的越来越激烈,枪响声如同中国过年放鞭炮,四人却一副看戏的样子什么都不用做。


只是偶尔有一两颗手雷扔过来的时候,会把几人吓一跳,好在船体的血量充足,被炸两下并不会马上就爆炸。


直到最后一个圈缩小的时候,圈里已经只剩下两支队伍存活,那两支队伍在船附近打的你死我活。


一阵硝烟过后,赢得胜利的那支队伍已经只剩下三个人了。


“我们出去吧!”佐助说完,宁次马上打了个手势,四人便一拥而上。


在那三人完全反应不过来,还在寻找未知敌人的方位的时候,就被佐助四人从背后一通扫射。


“什么鬼?!”


“哪里突然冒出来的人?”


各种吃惊的惨叫过后,三人倒在地上变成了盒子。


同时系统也弹出提示,告知佐助四人获得了本场比赛的胜利。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看着系统空投下来的小黄鸡造型的吉祥物在周围不停转圈,佐助等人在微微愣神过后,马上激动的欢呼起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四排组队吃鸡,虽然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但是能赢就好。


退出游戏后,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佐助拿掉头盔,看着同样刚刚从游戏中退出的鸣人,两人对视了两秒,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鸣人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他抹了抹眼角说道:“真没想到,这样居然也能赢,这游戏还真是有意思啊我说。”


佐助将身体微微往前倾,凑近鸣人吻了吻他嘴角,笑道:“毕竟是一百人的游戏,没有点策略和运气怎么可能赢?”


鸣人捏了捏佐助的脸,无奈笑道:“就你鬼点子多,那些被我们偷袭的人今天晚上恐怕要气的睡不着觉了。”


佐助正要再接再厉继续和鸣人缠绵的时候,鸣人的手机忽然响了。


无视对面家伙脸上装出来的委屈,鸣人伸手将佐助推开,低头查看起自己的手机。


是小樱发来的邮件,让他们两人现在开车去附近的一座山上。


鸣人举着自己的手机无辜的说道:“小樱说给我们二十分钟的时间,迟到了就铁拳伺候。还说其他人也都会去,今晚有百年难得一见的流星雨。”


“流星雨……吗?”佐助叹了口气,却也无可奈何,他可不敢得罪小樱,况且这样的集体活动,也没理由推脱。


他和鸣人也好久没见到其他人了。


于是两人不再耽误时间,赶忙起身穿衣服准备出门。


佐助穿的快,又不用收拾其他东西,便直接去车库将车开出来。


鸣人则把必要的保暖物品带上,又热了两罐咖啡,关好灯和门窗,才小跑着从家里出来。


等两人到达山顶附近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停了几辆车。


下了车沿着山路往上走,走到山顶就看到小樱宁次天天鹿丸牙雏田佐井还有水月香磷重吾等人,都已经到了。


佐助和鸣人过去的时候,众人正一边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一边互相嬉笑调侃。


看着众人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鸣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将一罐热咖啡递给佐助,便跑过去加入了热闹的人群。


佐助则默默的跟在鸣人身后,看着他跟其他人调笑打闹。


偶尔抬起头看一眼夜空,听着身边各种吵闹的声音,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有着一群随时可以出来聚在一起的好友,有着最爱的人陪在身边,平静普通的度过每一天的生活。


幸福,大概就是这个模样吧。


微小的,可以随意捏在手心里的,就是幸福了。


“啊!来了!流星!”


不知是谁突然喊了一句,众人马上停止了喧闹,纷纷仰起头去看。


果然,如同雨滴划过一样,一颗颗流星开始在夜空中滑落,闪亮,又无比璀璨。


众人站在山顶,距离夜空仿佛触手可得般的近,那些流星,也好像从众人头顶飞过一样,从夜空的这一端飞到另一端,漂亮的令人目不暇接。


“快、快许愿啊!”小樱催促着大家。


“据说对着流星许愿的话愿望一定会实现的!”井野自信满满的握拳。


“啊啊,那我要许愿今年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alpha。”雏田双手合十在胸前,低着头小声说道。


“许愿漫画被jump采用……”佐井虔诚的低着头。


“许愿毕业了也能和大家继续在一起。”香磷由衷的说着。


水月一脸后怕:“那我要许愿毕业了不会再和香磷碰到。”


香磷:“你找死吗臭水怪!”


重吾连许愿的机会都没有就开始无奈的劝架。


看着众人又欢快的闹成一团,鸣人趁没人注意,飞快的侧头在佐助脸上亲了一下。


佐助愣了愣,然后摸着自己的脸奇怪的说道:“吊车尾的,你不许愿吗?”


鸣人嘿嘿笑了笑,摇头道:“我最大的愿望已经实现了,所以没有需要对流星许的愿望。”


佐助闻言脸难得的红了一下,然后搂住鸣人的脖子,和他亲密的吻在一起,半响才放开鸣人,低声说道:“我也是。”


 


 


(全文完)


 


 


 


不要吐槽为什么这么快就完结了……废萌日常对我来说比正剧难写太多了,而且这篇文佐鸣的性格我还蛮喜欢的,随时都可能突发新梗再写几章后续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又有了几个新梗想写,一个是狼人X吸血鬼的父子年下,一个是环太平洋那种科幻的……之前给你们看过的圣杯战争的梗都要往后拖了……所以你们要体谅我,脑洞堆太多不赶紧写出来的话,会爆炸的,就很难受了


 

评论

热度(64)

  1. 夏爵Yukina-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