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佛性混圈
出门不带耳机会死星人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佐鸣】未来福星-38

Yukina-皇:

38.


 


其实纲手心里也很明白,进入了“圣女礼拜堂”的朱雀,在这艘潜水舰上就是无敌的了。通过“圣女礼拜堂”的TAROS对整艘强袭潜水舰可以实现完全的操控,并且潜水舰上任何角落发生的任何事情,朱雀都会知道的一清二楚。


因为精神与整艘潜水舰合二为一,潜水舰就变成了如同自己身体一般的存在,朱雀甚至可以依靠精神体随时出现在舰内任何地方,也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潜水舰前往任何他想要去的地方。


自然,他不想让拿着密码卡的鸣人进入“圣女礼拜堂”,那扇门也就不会为鸣人敞开。


在TAROS面前,密码卡就不是最高级的指令了。


而纲手之所以会让鸣人拿着密码卡过来,也只是想最后尝试一下。


现在尝试失败,一切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被舰内叛变的成员抓住,带往指挥室,鸣人一进去就看到往日坐在指挥室内操纵潜水舰的成员们,包括纲手在内,此刻都被绑住双手坐在地上。


纲手闭着眼睛,似乎陷入了昏迷,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够和鸣人用精神共鸣沟通。


静音看到鸣人进来,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情,似是怕那些人对鸣人动手动脚,毕竟他现在怀了身孕。


鸣人用眼神安抚静音,然后看向坐在舰长位置的男人。


那人浑身白的异常,肤色是一种病态的白,而不是欧美人那种自然的白。


很明显,他就是朱雀的同党,但鸣人无论如何也不记得曾在TDD上看到过他,而纲手又说他是内奸。


将鸣人也用同样的方式捆绑住,让他和那些人坐在一起。


通体惨白的男人就没有再去管他们了,而是坐在舰长位置上通过通讯器和晓的其他人闲聊着。


听他们的谈话内容,鸣人大概知道了这些人早已策划好今天的行动,他们现在正要去的地方,就是木叶的基地本部。


如果鸣人没有理解错,木叶的本部似乎也已经被他们控制了。


鸣人捏紧了手心,有些害怕起来。


毫无疑问的,这些人就是通过控制了TDD才能知道本部位置,进而突袭成功。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又是他和佐助带回来的那块装有追踪器的宝石。


倘若让舰上的人知道了这些灾难都是他和佐助造成的,不知道会用什么眼神看待他们。


以前就听佐助说起过,晓的科技实力完全碾压木叶,现在木叶的位置又彻底暴露了,那后果只会非常严重。


怎么办……鸣人焦急的思考着。


怎么做才能救下这些人,他不想看到佐助自责,也不想看到佐助被别人责怪。


时间一点一滴的快速流过,以TDD幽灵般的航行速度,几乎仅仅十几分钟,他们就来到了木叶总部的港口。


TDD被朱雀操控着停进水湾中,港口的门也被关上了。


这下就算他们重新夺回TDD的控制权,也无法再从这里离开。


不过……


被晓的成员推搡着走出潜水舰的时候,鸣人看了一眼走在旁边低着头的纲手。


他已经想到办法了,或许该说,现在只有这个办法行得通了。


……


佐助在救出卡卡西后,便带着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港口,同时通知其他人在这里汇合。


然而当佐助回到自己之前停放M9的地方时,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AS不见了。


脑中一瞬间回想起与鼬碰面时的情景,以及鼬那个有点刻意的动作。


佐助脑袋嗡的一声,双眼控制不住的睁大,马上就明白了一切。


原来……自己还是被他骗了。


佐助咬牙切齿,攥紧的手青筋暴起,瞪着地面的双眼也猩红一片。


卡卡西站在旁边,注意到佐助的状态不对,低声问道:“发生什么了,佐助?”


佐助听到卡卡西的声音,这才从愤怒中缓解下来,喘了几口气后说道:“我的M9被朱雀拿走了。”


“朱雀?!”卡卡西惊讶:“这怎么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你们接触过了?”


佐助点点头,却不愿意说明情况,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是我的失误。”


看出佐助有难言之隐,卡卡西并不想责怪这样的他,刚刚失去了挚友的卡卡西,已经对很多事都看开了。


“没关系。”卡卡西安抚的拍了拍佐助的肩膀,指指旁边的港口水湾说道:“反正我也没有机体,我们就用那边现成的潜艇吧。”


佐助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卡卡西,如果是平时,卡卡西肯定会狠狠骂他一顿的,但是今天……


这时候其他小队成员也赶来了。


卡卡西不再废话,拉着佐助上了潜水艇,然后拖着其他人的AS出了港口。


二小队和三小队的成员也都安全脱离了,众人约定在基地附近的海岛汇合。


路上,卡卡西操纵潜水艇的时候,佐助便在一旁试图与TDD联络。


然而不管尝试多少次,联络总是被拒绝,佐助在这一刻才反应过来,鼬偷他的AS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用微微颤抖的手捂住眼睛,佐助咬了咬牙,重新放下手后,深吸口气说道:“卡卡西,TDD恐怕已经被敌人控制了。”


“你说什么?!”卡卡西闻言赶忙将潜水艇改为自动模式,然后走到佐助身边,用同样的方式尝试了几次。


结果显而易见。


卡卡西懊恼的用力砸了下通讯器的按键,然后说道:“我们不知道TDD的方位,现在就算想去救他们都没办法。”


“我……”佐助正要说什么,潜艇狭小的操作室内,忽然传来一阵手机的初始铃声。


两人都愣住了。


半响,卡卡西指了指佐助的驾驶服口袋:“你的手机。”


佐助“哦”了一声,下意识的掏出手机接起电话。


佐助的手机号只有同事和鸣人知道,一般来说除了工作,是不会有人打电话给他的(为什么这么可怜)。且他们现在正在潜艇中,如果不是刚好在基地附近,又处于浅水区域,恐怕也不会有信号能接收电话。


所以一开始两人都没反应过来。


但佐助接起电话听到那边的声音后,顿时就清醒了。


“是鸣人用共鸣联络我的,我才知道木叶出事了。”电话那端传来我爱罗熟悉的声音:“情况紧急,我还是简短的跟你说明吧。TDD被朱雀和他的同伙绝劫持了,舰内有不少他们的内奸,事情发生后马上叛变了。他们现在已经到了木叶的总部,总部也很快就沦陷了,鸣人让你到达木叶总部后,马上去找他。”


“我明白了。”佐助闭了闭眼,低声道:“谢谢你,我爱罗。”


我爱罗笑了一下:“风已经在组织救援部队了,我会和他们一起,在两小时后赶往木叶总部帮忙,到时候见。”


“嗯,到时候见。”佐助说完便挂了电话,转头看向卡卡西。


卡卡西就在佐助身边,电话里的事情他听的一清二楚。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后,立刻去将潜艇的航行路线更改为木叶总部,并通知了其他小队成员,告知了他们发生的一切,也说明了接下来即将遭遇的战斗。


心里同样隐瞒着秘密的这对养父子,在这期间一直保持着同样的沉默。


直到潜艇终于来到木叶总部的附近海域,卡卡西才突然站起身。


“对不起,佐助,其实我一直有事瞒……”


“对不起,卡卡西,其实我一直有事瞒……”


话说到一半,两人又同时惊醒,都无比惊诧的看着对方。


卡卡西的表情又惊讶逐渐转变为气愤,拔高声音怪里怪气的质问自己的养子:“你居然敢有事瞒我?臭小子翅膀终于长硬了啊。”


佐助面无表情的快速回答:“我没有是你听错了少校。”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同时露出嘲笑对方的神情,又一同神情落寞下来。


最后叹息着,将自己隐瞒的一切互相告知。


更奇怪的是,在听完对方隐瞒自己的事情之后,两人都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起伏。


卡卡西谨慎的来回打量佐助的表情,试探的问道:“佐助,你……不觉得愤怒吗?不会想要报复木叶吗?”


佐助漆黑的眼眸中嫌弃的神色一闪而过,瞥了卡卡西一眼后摆正神情,一脸严肃的说道:“我并不知道任何关于那个家族的事情……但我知道,如果不是少校你抚养了我,我一定会变成无可救药的人渣。”


说完,佐助移开了视线,放松了身体,小声说道:“何况,我从来就不觉得木叶是一个整体,对我来说像家人一般的只有TDD上的大家而已。就算要报复,我也不会盲目的毁掉一切,我已经是个成熟理智的成年alpha了,少校。”


听到佐助的话,卡卡西心中的大石总算落地了。


他松了口气的拍拍佐助:“算我没白养你,臭小子。”


佐助也反问道:“你也不生气吗?卡卡西,我没有告诉你们朱雀的真实身份。”


卡卡西闻言一边坐回驾驶位,一边没好气的说道:“生气?哼,我现在只能赶紧思考,等到事情了结后,该怎么给你擦屁股。让他们知道你才是罪魁祸首的话,你就等着被扒光了吊在机库示众吧!”


 


 


 


大概还有六七章完结吧,如果我不写那么多废话……这篇写完就写黎明杀机那篇的第二部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