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佛性混圈
出门不带耳机会死星人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走向联邦7(佐鸣哨向)

CroWsouL:

将军哨兵佐X王子向导鸣


               



黑夜下的茫茫冰原望不见尽头,皑皑白雪几乎与夜空融为一色。佐助潜伏在一座矮丘后方,一片漆黑混沌的环境之中,只能看清一双双绿幽幽的狼眼。时间静止了约5秒,远处的点点绿光倏然跃动起来,朝着佐助所在的方向。


将身旁的狙击枪架到肩上,上膛,没有花过多的时间瞄准,仅凭精锐的直觉朝着狼群的方向扣下扳机,如此重复,击击爆头。


狼群是群体作战的生物,不可能只有迎面冲来的十几匹。佐助将知觉范围继续扩大,果然10米至50米处埋伏着数匹狼。


伴随着一声嚎叫,四匹狼几乎以肉眼无法察觉的疾速奔跑至佐助的四周,将人包围在中间。


其中两匹狼突然窜向佐助,一阵裹挟着零下20°的气温的疾风掀起佐助脸侧的碎发,刺骨的寒冷几乎要将他的皮肤活生生的撕下。


佐助微微压缩身体,脚跟猛的蹬地,右肘准确的撞击到狼的头部,狼被强大的冲击力击倒摔在自己同伴身上。另一只手迅速的从军靴侧抽出一把小太刀,在狼嘴咬上自己大腿的一刹那间将刀插入了狼的脖颈之中,借着刀柄将狼狠狠甩到正要从后方攻击自己的最后一匹狼。


从狼的脖颈后拔出小太刀,几道银光闪过,狼的嚎叫声以及暗红的鲜血飞溅落在雪地之上。


一切景物瞬间消失,佐助理了理领口走出训练室。




自来也看着数据显示屏满意的点了点头,天才宇智波一族果然名不虚立,佐助的实力已经远超同年级哨兵,因此自来也不得不单独给佐助上训练课,让他得到可以充分展现并且提高能力的训练。




“不错,下节课可以开始真人实战模拟训练了,毕竟再凶险的动物也没有人的脑袋啊。”




“嗯。”佐助瞥了一眼显示屏上的A+测评分,没有任何表情。




自来也看了眼时间,“走吧,今天有沙之国使者的迎接宴,你身为支援战队主指挥官的弟弟应该要去参加的吧?”




“是的,我先走了。”佐助将因陀罗释放出来,向教室外走去。




自来也看到因陀罗忍不住逗猫似的吹了两声口哨,因陀罗回头朝自来也打了个哈欠,快步走到主人前面。




「切,精神体和主人一样臭屁。」自来也在心中不屑的吐槽,赶忙关闭训练器电源,追上佐助,“等等我,我也要去,一起啊。”




师徒二人刚出哨兵学院,便见到前方两个熟悉的背影。




“哟,前面的两位向导~”自来也语气轻浮的招呼道。




佐助轻叹一口气,他非常受不了他的导师这种油腔滑调的样子,虽然他承认自来也是一个实力很强的哨兵,但就不能正经一点吗?明明喜欢大蛇丸的心意整个学院都看出来了,平时还乐忠于成人书籍和大胸女人。




自来也拉着佐助的袖管朝大蛇丸和鸣人快步走去,也不顾佐助的微微挣扎。




佐助没来及的甩开自来也拉住自己的手,只见因陀罗直接扑向鸣人,用鬃毛疯狂的磨蹭鸣人的脸颊。




阿修罗看到主人要被扑倒,忙扬起蛇头抵住鸣人的后背,鸣人这才稳住身子没有向后倒去。




佐助握紧双拳,强忍住一脚踹上因陀罗屁股的冲动,咬牙切齿道,“因陀罗,回,来!”




“哟哟哟~”


“嘶~呵呵。”


自来也和大蛇丸同时发出意味深长的感叹声。




“嗯…不愧是我徒弟,表面这么冷淡,内心倒是火热的很嘛。”自来也用臂膀碰了碰佐助。




鸣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向后瞥了一眼,示意阿修罗淡定一些。他能看不出来阿修罗见到佐助开始就不停地吐着蛇信蠢蠢欲动的样子么?




佐助没有理会自来也的调侃,他注意到大蛇丸身后的鸣人微微垂着双眼,眼睑下方泛着淡淡的青色。佐助猜测大概是向导训练训练量过于繁重,又瞥了眼大蛇丸,大蛇丸近乎变(咯咯)态的教学名声他早有所耳闻,那么鸣人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也不足为奇了。




距离教师的停车坪还有一小段距离,佐助朝另一处停车坪指了指,“我不和你们一起走了,我今天自己开车来的。”




“啊,我也不和你们一起走了。我…我也开车来的。”鸣人见佐助要走,自然不愿意夹在自来也和大蛇丸中间当电灯泡。




“哦,你们注意安全。”自来也朝佐助和鸣人挥手道别,正要走进停车坪被大蛇丸一把拉住。




“早上我看到鸣人是他爸送来学校的。”学生的停车坪不像教师的停车坪被建在地下,而是在一片空旷的露天停车坪内。大蛇丸探着头望向停车坪,阴森森的嗓音带着几分笑意,“你看,鸣人上你徒弟的车了。”




“你很关心你徒弟的感情生活?”




“我看过宇智波佐助的各项数据,我只是好奇如果他们结合,会是怎样的战斗力?”




佐助透过后视镜看到两个教导主任叽叽歪歪了一会才走进停车坪,暗骂一声,“真八卦!”




睇视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人,他感觉到鸣人自从觉醒成向导之后,急躁大咧的性子稍微收敛了些,渐渐泄露出向导所特有的斯文气质。




此时对方正在闭目养神,头斜靠在椅背上,眉头不时的微微皱起。而阿修罗关切的注视着自己的主人,大半条蛇身缠绕住鸣人,呈现出保护的姿态。不免有些担心,“鸣人,你还好吗?”




听到佐助关心自己,鸣人半翕起眼睛瞟了身旁的人,“我很累。”




“怎么了?”




“大蛇丸让我审讯了一个军营里的俘虏,对方接受过反向导训练。”




“他让你干这个?”佐助没想到大蛇丸变(咯咯)态到这种程度,审讯俘虏本该是毕业届的学生接受的训练,更何况对方是接受过反向导训练的,鸣人很可能因为过多透支精神力而损伤神经元。




“嗯,我现在很累,别和我说话了。” 




因陀罗感受到主人关切的心情,从后座探出脑袋,伸出舌头安抚般的舔舐着鸣人的脸颊。




猫科动物带有肉刺的粗粝舌头舔的脸颊隐隐作痛,但又被自己的精神体缠住不方便抬手拍掉脸庞的脑袋,鸣人只好不耐的叹息一声。




佐助一掌拍在狮子脑袋上,“回去坐好,别舔了,人都累成这样了。” 






在宴会上,大蛇丸全过程目睹了自己的徒弟强打精神还是抵不过随时要昏睡过去的可怜模样,最终在国王强装笑脸用眼神杀剐了自己无数次后,宴会结束之际,大蛇丸大发慈悲,用通讯器给鸣人发了条消息「放你三天假」。




会场距离大蛇丸的家不算远,宴会结束后,大蛇丸打算慢慢走回去。他不太喜欢乘坐悬浮车,他喜欢一边走路一边思考自己的科学研究。




正走到半路,在没有人烟的小路边被一位一头红发,长相稚气的哨兵拦住了去路。




“请问,您是大蛇丸吗?哦,不用回答,您一定是的。”这位看不出年龄的哨兵歪着头,一脸无害。




大蛇丸背后的黑蟒立马警觉的挺直身躯,嘶嘶吐着蛇信。面前的是一位哨兵,大蛇丸并不打算理会对方,区区一个S级哨兵他并不放在眼里。眯起金色的瞳孔笑了笑,“请让一下。”




“我们想要和您交流一下。”不知哪里跳出一位黄色长发的向导,同样也是S级的,他对大蛇丸露出友好而灿烂的笑容。




大蛇丸觉得这下真要纠缠起来就有些麻烦了,“交流什么?”黑蟒已经不耐的在两个陌生人周围徘徊游走。




“喔~您的蛇真凶呀~能收起来吗?”




“迪达拉,正经一点。”红发哨兵呵斥了向导一声,“我也不向您隐瞒我们的身份了,我们是混在使者团内一起前来的新派分子,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




  “先别急着拒绝我们,我们需要您的科学帮助,我们正在开发让普通人可以自由选择成为哨兵还是向导的药剂。”




“为什么?”




这次没等红发哨兵开口,金发向导单手握拳放于胸口,眼神望向天边的那勾月牙,声情并茂道“人类都是平等的,力量与权力不该集中在少数的哨兵与向导手中!我们应该消除那些可恶的哨向至上论,人类不该有等级划分!噢~神啊,人类都是您的子民,您一定不忍心看他们进化成三六九等吧?让我们来抚慰您悲伤地心情!”




“呵呵,你们这两个哨兵向导挺有慈悲之心的啊。”大蛇丸双手环胸,想看这两个人接下去还会说些什么。




“别理迪达拉,他一直这样。其实我们的新派已经蔓延至整个星球,想必您多少也听过一些风声,我们的目标比让人类平等来的更加伟大,或者说我们的目标并不是想让人类平等。”




“喔?那你们的目标是什么?”




“如果您愿意加入我们,您便会知道我的目标了。而现在我们真的很需要您的科学帮助。您会得到无比丰厚的好处。”




“我只知道我现在逮捕你们,我会得到好处。”大蛇丸抚摸了一下精神体的脑袋,金色的瞳孔骤然收缩,神情也凶煞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您无法逮捕我们哟~您看,我们有使者证!我们是专业的呀!”金发向导挥舞着证件放肆的大笑起来。




“看来您是拒绝我们了,不过我们随时恭候您的到来。我的名字叫蝎,他叫迪达拉。希望您能记住。”将一张名片递到大蛇丸手中,蝎拉着迪达拉一起消失在夜色之中。


TBC


因为是长篇,人物感情比较慢热。

评论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