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活生生的稻米粉加龙蛋粉,我也不知道我什么要进那么多的坑(眼神死(̿▀̿̿Ĺ̯̿̿▀̿ ̿)̄)

【佐鸣】未来福星-36

Yukina-皇:

36.


 


声东击西的吸引地牢守卫的士兵过来,然后趁其不备快速的用军刀将其解决。


佐助在连续击杀了两名守卫士兵后,拿过其中一个人的UZI,确认了子弹数量,便继续往前走去。


这座基地的地牢通道空间狭窄,却错综复杂又绵长空荡,佐助等人不得不分散行动,用最快的方式寻找卡卡西所在的位置。


左手握着UZI,右手握着军刀,佐助每到一个地方都十分小心谨慎,却又不会胆怯退缩,将所有阻挡在眼前的守卫士兵都直接杀掉。


时间拖的越久,佐助的表情就越凶狠,他知道自己必须赶快找到卡卡西,再迟一些恐怕就会有队友为此牺牲。


当佐助揪住一个士兵的领子逼问他卡卡西所在的牢房位置时,忽然感到身后不远处有个十分熟悉的存在。


佐助在一刹那脸上的表情由凶恶转变为惊愕,他快速的回过头看去,却只看到扎成一缕垂在脑后的一小截黑发从拐角处飘过。


身体控制不住的僵硬了起来,佐助牙关颤抖着,染上猩红的双眼微微睁大。


几乎是报复一般的,佐助不再继续逼问手中的可怜士兵,而是直接用乌兹冲锋枪打穿了对方的脑袋。


喷射出的鲜血有一半溅在了佐助身上,他却不管不顾,随手将那具尸体扔在一边,然后抬起手臂胡乱擦拭了一下脸上温热的液体,就转过身快速跑向那个人消失的拐角。


耳中能够清楚的听到那个人沉稳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的不急不缓的踏在地面,仿佛在刻意勾引他一样。


佐助咬了咬牙,他知道自己中了对方的圈套,却又无法抑制自己追逐的脚步。


无比憎恨,又无比想要见到对方的心情,复杂的让佐助感到头痛欲裂。


杀掉他,杀掉这个世界上自己仅剩的唯一的亲人,就可以彻底解脱了。


不会再有负罪感,也不会再有希望,佐助想,他宁可普普通通的当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他不想知道一切关于他那个曾经的家族的事,他本来就是孤独的,那就让他一直这样孤独下去,不要再拿什么亲情和兄弟来诱惑他。


于是,佐助再次加快了脚步。


终于,在一间牢房的门前,佐助追上了那个人。


或许该说,是那个刻意停留在此等待他的男人。


“这里就是卡卡西之前所在的牢房。”男人头也没回,仍旧背对着佐助,温和的低声说道:“要去救他吗,佐助?”


“闭嘴!”佐助低喘着,握着乌兹和军刀的两只手都在颤抖,明明只要抬起任意一只手就可以轻松解决面前的男人,佐助却无论如何都抬不起来。


“你还是老样子。”男人终于回过身,和佐助一模一样的黑眸半阖着,不知是怜悯还是无奈的说道:“一直都这么心慈手软,为什么不动手,你在追上来之前就已经想要那么做了吧?”


佐助说不出反驳的话,深吸口气,回想起自己来这里最为重要的事,便问道:“既然你在这里,也就是说这件事是晓在背后策划的?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鼬摇了摇头:“是带土私自行动的,我只是过来帮忙,至于目的……不能告诉你。”


佐助暗骂一声,又问道:“为什么绑走卡卡西。”


鼬仍旧摇头:“不能告诉你。”


佐助不再说话了,转身就走。


鼬却突然行动了,他上前一步用力抓住佐助握着军刀的那只手,并将他手中的军刀拨到了地上,然后捏着佐助的手指不放。


佐助像炸了毛的猫一样浑身都打了个冷颤,然后条件反射的用力甩开鼬的手,不可思议的回头瞪着他:“你在发什么疯?!”


鼬手腕都被甩痛了,揉着变红的地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带土已经把卡卡西带走了,他们现在大概在去往停机坪的路上。你最好尽快赶过去,晓里面不想杀卡卡西的只有带土一个人,所以现在组织派出来的狙击手大概已经瞄准他的脑袋了。”


闻言,佐助惊恐的瞪大了双眼,随即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而鼬,则在佐助离开后,沉默的低着头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自己刚刚与佐助交握过的那只手。


良久,才抬起手脱下上面的一层薄膜,将薄膜收进口袋,走出牢房,往机库和港口的方向走去。


……


与此同时,已经带着卡卡西来到停机坪下方的回形走廊上的带土,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太对。


这里的回形走廊是贴着墙壁建造的,中间保留了足足几十米深的空洞,为的就是直升机或者其他机甲可以从这里直接降落。


平时这里都会有很多工作人员和守卫人员,但现在却一个人都没有,安静的异常。


或许可以解释为基地遭到入侵,大部分人都去另一边支援了,但带土不觉得会有这么简单的事。


卡卡西走在带土身后,注意到带土不停左右张望的样子,有些奇怪的问道:“你在看什么?不去上面吗?”


卡卡西对这种构造的基地非常熟悉,知道最顶层的闸门打开就是停机坪,也知道带土正要把自己带到那里去。


带土回头看了一眼卡卡西,冷哼一声:“当然要去,不过……”


话音未落,带土就眼尖的看到卡卡西身上突然多出了一个红色的光点。


那是狙击枪的激光瞄准。


冷汗瞬间流了下来,带土甚至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侧过身猛地扑倒了卡卡西。


枪声在同一时刻响起,在这空荡的走廊上听起来尤为恐怖。


卡卡西跌倒在地上,刚刚抬起头,完全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带土胸口溢出大片鲜血,闭着眼倒了下来。


“带土!”卡卡西触目惊心,声音都带上了颤抖,他慌忙的爬过去抱住倒下来的带土,手下意识的伸过去盖住不停流血的伤口。


“卡卡西!”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然而卡卡西已经没有心情去看来的人是谁。


佐助一边叫着卡卡西的名字,一边抬手用手枪击毙了躲在暗处的狙击手,然后跑过来帮卡卡西扶起带土,急促的说道:“快走!这里不安全!”


卡卡西双手颤抖的抱着带土,看着带土在怀里奄奄一息的样子,然后点了下头,跟着佐助往外面跑去。


“我们要赶快回到港口,所有的M9都停在那里……”佐助联络着其他队员,同时对身后的卡卡西说道。


只是话刚说了一半,整座基地忽然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两人这时候还在走廊下层,就看到大空洞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涨满海水。


“这是……”佐助愣住了,他无法想象这是什么情况。


带土却在这时候挣扎着醒了过来,他看到这一切忽然露出嘲讽的笑容,哑声道:“快走吧,把我扔在这里,不然你们也跑不掉了……他们启动了基地的自毁程序,再过十分钟整座基地都会被海水淹没。”


“不、带土……”卡卡西红了眼,看着这样的带土几乎泣不成声。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见到带土,也从未想过会在见到带土后没多久就要再次和他分别……永别。


“快走!”带土从卡卡西身上挣脱下来,靠坐在栏杆旁,见卡卡西还想过来扶起自己,便恼火的掏出手枪对准了他:“给你三秒钟滚出我的视线!”


卡卡西当然不会怕,但带土随后就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于是卡卡西不动了。


“滚吧,别再让我见到你。”带土叹息着闭上了眼,并对旁边的佐助打了个手势。


佐助回过神,马上拉着卡卡西往出口跑。


卡卡西再也没开口说什么,只是边跑边控制不住的回头去看,将带土在死亡前每一秒的模样都深深刻进心底。


……


来到佐助停放M9的港口,鼬精准的找到了佐助驾驶的那一架。


即使这些M9都用ECS保持着隐形状态,鼬还是很轻易就伸手摸到了机体。


然后他爬进了驾驶舱,坐在佐助平时坐的位置,启动了机体的AI,并将之前放进口袋的薄膜放到识别器上,说道:“改为指纹认证模式。”


AI听话的对薄膜上的指纹进行了扫描,然后确认了鼬的登录:“欢迎回来,宇智波少尉,请问有什么指示。”


鼬闻言向后靠在驾驶座上,双手十指交叠放在腹部,闭着眼睛说道:“切换自动驾驶,前往X坐标。”


在AI操纵着机体开始行动的时候,鼬脑海里却还在回想着不久之前与佐助见面的样子。


他用语言诱导了佐助,然后用装有微型纳米扫描装置的隐形薄膜扫描了佐助手上的指纹。因为佐助穿着驾驶服,连体的驾驶服是有护手将驾驶员的手掌全部包裹的,普通的窃取指纹的方式行不通,所以佐助不可能想到鼬抓住他的手只是为了偷他的指纹。


而后鼬告知佐助卡卡西的行踪,让佐助的注意力完全转移,更不可能马上发现鼬的目的。


所以鼬现在操控着佐助的机体潜入了海中,往追踪器上显示的TDD的方位游去。


鼬知道,倘若佐助发觉了这一切,一定会恨他入骨。


但是鼬没办法,他必须这么做,也只能这么做。


他设计了佐助,从佐助执行保护印度富商那个任务开始。


他利用了佐助的感情,并针对他感情中的每一个弱点谋划了整个行动。


他完美的完成了计划,而正是这个完美的过程,让他的罪恶感更加深重。


“希望这次行动结束后,你不会再见到我……”鼬用手掌盖住了眼睛,轻声说着。


 


 


 


昨天玩吃鸡玩到半夜三点。。没更新对不起土下座

评论

热度(61)

  1. 藍璱旳醢Yukina-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