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爵

我也不知道我这算不算是佛性混圈
出门不带耳机会死星人
沉迷脆皮鸭文学,本命吴邪,一辈子爱你并且守护你
佛系咸鱼,社恐严重患者,有人私信回我,我都有有点不敢相信
本人是cp杂食党
有点稍微的cp洁癖
经常爬墙,爬进各种圈,但是基本入坑之后,就很少爬出来的,会习惯的把自己埋在坑底里当个可有可无的透明粉
兴趣非常广泛
几乎什么都还在起步阶段
在成长
打call星人
你看我的喜欢数你就知道我是个喜欢什么的人
本人非常祥和
你骂我,我可能都懒得理你
因为我要睡觉
虽然我是杂食党
但是我是不会ky的
因为我知道ky这两个字怎么写不用你们教,谢谢合作!
喜欢每位产粮的太太,爱她们,可惜目前为止我只会打call😂
关于站内转载的话,我的lof里有很多都是其他太太的而且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我不会随意转载别人的东西,除非都是太太允许转载我才转载的,而且如果我不小心转载了请务必告诉我,我会第一时间删掉,并向太太致歉,所以请太太们不要拉黑我,我真的只是个透明粉,而且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们,我是不会做那种ky辱骂的行为的

【佐鸣】未来福星-4

Yukina-皇:

4.


 


还好,因为没到发情期,就算射在生殖腔里,也不至于怀孕。


鸣人摸着自己的小腹默默想着。


昨天这个时候,佐助把他肚子都弄的鼓了起来,又因为是射在生殖腔里面的,所以就算想清理都没办法清理。


这下……真的被标记了……


鸣人叹了口气,走了两步后又倒回了床上,抓住被子蜷缩起来,脸慢慢的涨红了。


自己身上……已经全都是佐助的味道了。


自己以后的人生……会变成什么样呢?


实际上,这个问题鸣人并没有思考太久。


因为接下来的几天,佐助根本没有给他机会思考更多。


每天佐助都会出去一段时间,据他本人所说,他是去查看鸣人的公寓有没有被外人入侵的痕迹。虽然鸣人不明白自己的房间为什么会被入侵,但是看佐助严肃的表情,大概是有什么隐情吧。


之后等到佐助回来,鸣人就不得不被迫摆出各种姿势让佐助侵犯他。


如果鸣人不听话或者拒绝,佐助就会用一些冷酷又严厉的调教方式惩罚他,到最后鸣人已经变成不得不按照佐助所说的一切去做,完全不敢有一丁点的反抗心理。


害怕。


没错,鸣人害怕佐助。


如同omega天性中对alpha的恐惧一样。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至少半个月之久。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鸣人总算迎来了转机。


那天鸣人刚刚在桌子边被佐助习惯性的欺负了半天,佐助的东西从他体内撤出去后,他原本支撑在桌沿的手臂就松懈下来,最后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轻轻喘息着。


佐助也没有抱他去浴室清洗,只是拿过来一条浴巾扔在他身上。


佐助自己去浴室洗完后,穿好衣服刚走出来,就接了个电话。


鸣人隐隐约约从手机传出的声音中听到了几句类似上级训斥下级的语句,以及:“……宇智波少尉,我命令你三分钟之内将公寓内的全部陷阱拆除!”


佐助在面无表情的回答了一句“是的,长官”之后,就头也不回的出门了。


鸣人愣愣的坐在地上,披着那条浴巾,略微能猜测到一些对方所说的陷阱是怎么回事。按照佐助的性格,他八成是在这间公寓内布置了大量陷阱防止未知的敌人入侵。而现在他的长官要来,所以命令他拆除。


从另一种角度来看,也说明了佐助陷阱制作的有多隐蔽,甚至连他的长官都被难倒了。


鸣人脑中胡思乱想着,却不知时间已经一分一秒的悄悄走过。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房间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几个高大的男人站在门口,为首的那个看起来年纪要大很多,戴着奇怪的口罩,有着一头乱糟糟的银发,口罩遮住了一只眼睛,令他只能用另一只眼睛来视物。


“这……啊啊,那个混账小鬼。”银发男人在看清鸣人的样子后,先是惊讶了一瞬,随即一手叉腰,一手捂住脸,状似无奈的摇头叹息。


男人身旁跟着的两个人则是全都捂住了眼睛转向一边。


这时候鸣人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是个什么状态,不禁惊叫一声用浴巾裹紧了身体,羞耻的低着头恨不得马上消失。


但是两腿间流出的液体早已超过了浴巾覆盖的范围,让别人一眼就能看穿究竟发生了什么。


佐助回来后,这种尴尬的气氛才得以缓解。


鸣人被客气的送进房间允许穿好衣服再出来说话,佐助则留在客厅被银发男人狠狠的责备。


“任务要求你监控目标,并没有要求你把人家标记了!”银发男人气的在房间里来回走动,边走边骂。


被骂的佐助则以双脚分开,双手背在身后,身体挺直的标准军姿站立着,老老实实的任由男人斥责他。


“回答呢?!”


“是,长官。”佐助面色平静的说:“出发前我曾向上校确认过,如有特殊情况可以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执行任务。”


“你自己的想法就是把目标囚禁起来然后标记他?!”银发男人一把拽住了佐助的衣领:“上校的意思只是让你在一定范围内监视目标,并不是让你囚禁他,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佐助:“因为特殊情况,少校。”


银发男:“特殊情况?你的特殊情况就是你看到人家以后下面硬了?”


佐助:“我不否认。”


“碰!”的一声,佐助整个人都被银发男狠狠一拳揍飞了出去。


只不过飞出去后,佐助又很快顶着半边肿起来的脸走了回来,继续保持军姿站立着。


鸣人就是这个时候出来的,其实谈话的内容他都听见了,但是看见欺负了自己这么久的恶霸突然被人打飞,内心感觉还是很复杂的。


银发男人在瞥了鸣人一眼后,对旁边同样军姿站着的两个人说道:“水月,重吾,你们先出去。”


那两个被叫到名字的男人朝着佐助投去同情的目光后,就听话的马上离开了。


房间内顿时只剩下三个人,银发男人比了个手势让鸣人坐在沙发上,然后自己坐到对面,递给了鸣人一张明信片,语气温和的说道:“我叫旗木卡卡西,是这家伙的上司,初次见面,让你看笑话了。”


鸣人接过明信片看了一眼,没有出声,反而小心翼翼的先偷偷瞄了瞄佐助,在发现佐助保持站姿待在卡卡西身侧之后,就又低下了头。


卡卡西叹了口气:“对于这小子所做的一切……我作为他的长官,也作为他的师父,或者说半个父亲,不得不向你说声抱歉,希望你能原谅他。”


原谅?


鸣人不为所动,被迫被标记的omega在这个世界上还有立足的资本吗?他的人生都被改变了,就算这样,这个男人还要他原谅佐助?就因为他是他的长官、师父和父亲?


卡卡西似乎看出鸣人所想,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在腹诽,但是,我所说的都是冷酷的现实。佐助……宇智波少尉在组织里有着特殊的职责,就算你将他的所作所为曝光,要求组织对这件事负责,也不可能真的把他怎么样。上面看重他的能力,只会将这件事不了了之,毕竟……你明白的,omega在现在的世界中,并没有那么重要的地位,不止是普通人,就算是上层的官员也存在着偏见。”


说完,卡卡西看了看鸣人,转头示意佐助去泡杯咖啡。


“而我所说的,我与他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是指我一定会偏心,虽然多多少少的确有一些……”卡卡西干咳一声:“我真正的意思是,我了解他。那小子……你如果真的想把他告上军事法庭的话,成功了还好,一旦失败,他一定会用各种方法报复你,让你痛不欲生。这些……我想这半个月以来你应该深有体会。”


“所以……”卡卡西深吸口气:“我希望你原谅他,我们会将这件事保密,虽然标记的问题确实无法改变,但只要不宣扬出去,你仍旧可以继续你的学业和偶像活动。但同时,你也要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会安排人时刻监视你保护你。你意下如何?”


卡卡西等待鸣人回答的时候,佐助刚好泡了咖啡过来,并在卡卡西的授意下将咖啡递给鸣人。


鸣人接过咖啡的时候,目光下意识与佐助对上,看到佐助平静的目光中传来的寒意与恐吓,身体条件反射的打了个冷颤。


卡卡西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切,马上踹了佐助一脚,骂道:“给我滚到旁边站着去!”


等到佐助走开,鸣人才平静下来。


卡卡西头疼的挠了挠那头糟乱的银发,又说道:“正事说完了,接下来我想谈谈关于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的事情,也希望你在听完之后,可以再好好考虑一下合作的问题。”


接着,不等鸣人反应,卡卡西就自顾自的讲述起来。


卡卡西和佐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黎巴嫩的某个村庄中。那片地区众所周知的,因为战争混乱已久,卡卡西之所以会在那个时候过去,也是为了完成某个任务。


他从当地的小型武装力量手里救下了当时只有五岁左右的佐助,并从那些人口中打听到,这个小男孩是被从日本带过来的,来自某个已经灭绝的罕见的忍者一族,被高价卖给了本地的武装集团。小小的年纪就已经会在战场上靠捡枪和手榴弹生存,很多大人都被他的外表骗了,在放松警惕的时候被一击致命。


卡卡西在获得佐助的抚养权后,带着佐助在叙利亚一带奔波,那时候的佐助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好,却懂得如何杀人。


他们在山岳地带埋伏隐藏,趁着其他武装力量的士兵操纵着AS(人形机动兵器)路过的时候,就从山顶洞窟中跳到AS头顶。佐助每次都能完美的降落,然后撬开AS的驾驶舱,将里面的驾驶员射杀,再将AS夺取。


大概是天赋吧,那时候的佐助就能很好的操控AS了。


卡卡西教了佐助很久很久,才勉强让他能够正常和别人沟通。他让佐助叫自己师父,心里却是把佐助当亲儿子一样看待。


“你知道的,那种地方出来的一般都是亡命徒。枪和毒品才是他们的最爱,omega这种‘生物’在他们眼中只是用来发泄的没用的东西。”卡卡西慢慢说道:“佐助在这种环境下耳濡目染太久了,某些观念根深蒂固,这不止是他的错,也是这个世界的错。”


鸣人双手抱着咖啡杯,小声的说着:“我知道……佐助说过……在中国南方的寨子里,有个男人告诉他……”


卡卡西笑了笑,似乎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啊……是吗,他已经跟你说过了啊。哈哈,很难懂吧?毕竟你是在日本这种还算和平的国家长大的,但是你要知道,中国可是持续了很长时间的南北战争,即使是现在那个国家的人民也仍旧水深火热。所以,在那种环境下生存的男人所说出来的话,可能是你这种普通民众完全无法理解的。”


鸣人抬眼看向卡卡西:“所以呢?”


“所以啊……”卡卡西长叹口气:“或许他使用的方法愚蠢了点,粗暴了点,但是……他被你吸引了这件事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卡卡西站了起来:“我想说的是……你或许可以尝试着去接受他?”


“接受……”鸣人自言自语的扭过头去看佐助。


佐助也转头看向了他,并冷冷的凶狠的居高临下的瞪了他一眼。


鸣人马上吓得缩了缩脖子,低下头不说话了。


卡卡西:“……”








跑了两天的高速总算回家了……今天先更新一章吧,要特别说明一下的是……这篇文后面两人肯定会结婚的,还很大概率会有流产和生子,第一次因为在战场上所以流产了,第二次才生下来~所以对这些反感的可以现在赶紧弃坑……


然后是关于中国南北战争的问题,这个是全金属狂潮原作中的设定,原作是架空的世界观,基本世界各地都在战争~

评论

热度(144)